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石岩客家山歌

日期:2013-06-14  来源:

  属   地   深圳市宝安区

  保护单位   石岩街道文化体育中心

  法   人   李来富

  所在区域及其地理环境

  石岩客家山歌流传于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石岩街道有客家人居住的各个社区。石岩街道位于深圳市西北部,宝安区中部,面积65.29平方公里,总人口267622人,户籍人口11341人,其中客家人口10000余人,暂住人口256281人。全境地势东南高,西北低,土地形态大部分为低山、平缓台地和阶地丘陵。最高山峰羊台山又名英雄山,主峰海拔587米,是深圳西北部的第一高峰。半个世纪前,当地人民和东江游击队以羊台山为革命根据地,共从港九秘密营救了900多名文化名人和爱国人士,震惊中外,彪炳史册。这里气候温和,雨量充沛,日照时间长,属亚热带海洋性气候区。每年5至9月为雨季,年平均降雨量为1608.1毫米,夏秋两季偶有台风。降雨时空分布不均,加之河流短小,暴雨集中滞留,容易形成湖泊。石岩湖温泉度假村依山傍湖,环境幽静,充满着乡村气息,湖边的玉律温泉有近千年的历史,是深圳著名的度假胜地。近年来,石岩街道办以中国传统节日“重阳节”为文化支点。凸显“人人环保、全民健身”这一主题,已成功组织、举办了八届“巾国?深圳羊台山登山节”活动,引起了广泛而深远的社会影响。2004年,羊台山被评为深圳八景之一,被深圳市规划为大型旅游度假开发区,其中有投资3亿元的“溪之谷”商务度假观光项目。石岩交通发达,距深圳国际机场13公里,一个多小时可达香港,机荷高速公路在石岩有两处出入口,以南北向三条、东西向两条主干道将辖区南北片、东西片规划区结为一体,同时以五个出入口接上城市快速干道,使石岩与光明乳业农场、观澜高尔夫球场等地有便捷的联系。石岩有12个美丽而神奇的民间传奇故事,是一个生态环境优美,具有厚重客家文化底蕴的现代化新兴城镇。同时,也是深圳市著名的花卉基地之一。

  分布区域

  石岩客家山歌流传于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石岩街道有客家人居住的7个社区。

  历史渊源

  据深圳市考古专家考古发现,早在3000多年前,石岩就有人类居住。按照石岩最早落乡的浪心居民推算,明未清初(1644年左右),客家人迁来石岩居住。另据落乡石岩官田的至今已有10代人的叶姓居民推算,早在260年前,石岩就应有客家人居住了。这里原来只有一座大山,叫阳台山(现名羊台山),山高林密,而且常有野兽、强盗出没伤人。人们在山上砍柴、摘木梓、伐木放排、铲松油、挑担及田间劳动时,或为寻觅同伴,以驱野兽强盗;或为消除疲劳对歌打趣;或诉幽怨;或泄愤懑;或表男女爱慕之情等等,都用高声歌唱的形式来表达。于是,客家山歌与其他民歌一样,在劳动生产的过程中产生了。

  据石岩街道上屋社区退休干部叶恩麟、塘头社区居民“石岩客家山歌王”池官华等多位67岁以上的老人回忆说,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年代,羊台山游击区游击队员用石岩客家山歌号召民众鼓舞斗志,打击日本侵略者和反动派。建国后,石岩客家人以山歌的形式歌颂党,歌颂英明领袖毛主席,在劳动中,客家人尽情欢唱,还摆擂比赛。尤其是1953年至1958年问,每逢八月中秋,石岩客家人村与村之间经常摆起歌台唱山歌,民间杂志、社会报刊也时有山歌登载,使山歌园地长盛不衰,生产热情空前高涨。改革开放后,石岩客家人在参与现代化的建设进程中,以山歌的形式歌颂改革开放带给山乡的巨变,山歌内容主要以抒情为主,歌颂美好爱情的内容也占了很大比重。同时,内容针对时弊,喜怒哀乐尽在其中。近年来,石岩客家山歌主要代表歌手池官华多次外出参加演出,得到过“羊台之光”文化节客家山歌比赛三连冠,由此,《南方日报》、《深圳特区报》、深圳电视台等多家新闻媒体均给予过报道。

  然而,随着生活的改变,时代的变迁,以及多样文化娱乐种类的发展,山歌这片园地已渐渐变得无人问津,只有极少数老年人会自娱自乐,唱些有关生活情趣方面的山歌。

  基本内容

  石岩客家山歌用客家话唱,演唱形式多种多样,可以个人自唱,也可以两人一唱一和,可以在舞台上,也可以在山中林间,不分时间、地点,即兴演唱,唱时往往触景生情,随口而出,情深意切;唱腔丰富多彩,节奏自由又富于变化。其中擂台斗歌是客家山歌最精彩、最激烈、最能吸引人的一种演唱形式。除了劳动山歌或生活歌以外,其中客家情歌占了很大部分。

  客家山歌在唱法上,有假嗓、本嗓和细嗓三种。假嗓,包括真假嗓结合唱,主要用于高腔山歌;本嗓,最为常见,它运腔复杂多变,擅长即兴编词对歌;细嗓,多为妇女单独自吟自唱,音量小,音调宁静细腻,委婉动听。前两种唱法,歌之头尾还常加入山歌号子“嗬——喂”

  一字一音,重在表达歌词内容,后者是在前者基础上发展而成,一般歌首有一长拖腔。

  在修辞手法上,从诗歌最基本的“赋、比、兴”,到双关、对偶、歇后、排比、顶针(尾驳尾、捡脚跟)、反复重叠等各种修辞手法都有应用。

  在句法结构上,主要有四句体和五句体。前者运用上下句不断反复而成。

  在种类和体裁上有山歌号子、爱情山歌、抒情山歌、尾驳尾、戏虐性、虚玄歌、逞歌、猜调、哀歌等。其表现形式主要有:赋体山歌、比喻山歌、起兴山歌、叠字山歌、双关山歌等。

  1.“赋体”山歌:赋体山歌直言陈述,层次分明,所表现的人和事,有形有影,如一幅幅生动的自描画。例如“妹子约郎柳树下/月出照到月西斜/夜静三更露水大/有情你爱脱衫遮”,此类山歌描述细腻,直抒胸臆。

  2.“比喻”山歌:比喻山歌在客家山歌表现手法上使用广泛,或以物喻人,或借景言情,形象、生动。例如:“阿妹生得真真靓/相貌又好又后生/好比十五月光样/哪有缺角被人嫌”,这首山歌为明比,传情达意,闻之会心。

  3.“起兴”山歌:此类山歌往往是借景(物)起唱,情随景至。例如:“河边柳树叶拖拖/妹掀衫尾郎贴坐/阿哥问妹恋唔恋/低头含笑肯过多”,这首山歌借柳树营造温馨的情恋氛围,贴切自然。

  4.“叠字”山歌:利用词句的反复,达到强化内容的目的,这也是客家山歌中常见的手法之一。例如:“山中山谷起山坡/山前山后树山多。山间山田荫山水/山人山上唱山歌”,这首山歌叠“山”字,烘托“山上唱山歌”,别有情趣。

  5.“双关”山歌:客家语言生动、诙谐、双关语、歇后语很多,在山歌里也被大量应用。例如:“阿哥莫怨妹无心/上屋下舍眼针针/灯草拿来做门板/一出一入爱关心”,这首山歌后两句是“歇后双关”,是从客家语的“灯草(搅)做门——关心”歇后语而来,借物传神,最具特色。

  石岩客家山歌最大特点在于开口直奔主题,男方往往以“妹”字作为引子(俗称山歌号子),邀请对方来对山歌,或自叹自唱,接着就是抒发歌者的真实想法。歌词运用得生动、巧妙,这“妹”字不但是歌曲的引子,又是语句尾音的歇后语衬词,甚至成了每一语句开头和结尾都可随心灵活多用的中心衬词.贯串情歌全曲。

  此外,石岩客家山歌特别是情歌旋律优美深情,如《连妹爱连两同年》;有的曲调活泼,节奏欢快跳跃,如《男人嫁到女家门》;还有委婉细腻,舒缓悠长,如《两人好到白头老》;而且大多数一字一音,重在表达歌词内容,调式多以小调式见长。大部分音句的尾节都带有下滑音。

  相关制品及其作品

  为了让石岩客家山歌后继有人,继续发展下去,2001年开始,年近七旬的退休干部叶恩麟先生着手收集客家山歌。池官华、叶若林等老人也有自创客家山歌。目前,在叶恩麟先生已整理的300余首传统客家山歌中分为十部分:(1)自我陶醉,自我发泄;(2)调情山歌;(3)戏谑性山歌(男女对);(4)客家传统情歌;(5)猜谜歌;(6)哀歌;(7)虚玄歌;(8)现代山歌;(9)抗日战争与解放战争时期山歌;(10)童谣篇。其表现形式主要有赋体山歌、比喻山歌、起兴山歌、叠字山歌、双关山歌等;种类和体裁上有山歌号子、爱情山歌、抒情山歌、尾驳尾、戏谑性、虚玄歌、逞歌、猜谜、哀歌等。

  流传至今主要代表作品有:《嫁错郎》《赌仔歌》《东江纵队顶呱呱》《打得鬼子喊爹娘(五句板)》《宝安乡民抗战山歌》《山歌来唱大小贪(五句板)》《送郎参军》《猜谜山歌》《虚玄歌》《情歌零拾》《情歌杂唱》《十八阿娇三岁郎》《人无双对受孤凄》《口说西施也闲情》《要算恋妹最艰难》《阿妹日夜盼郎归》《越送越远情越深》《嘱妹恋郎要真心》《两人冷热一般同》《有胆恋郎够胆当》《阿哥有情妹有情》《妹有心来郎有心》《无妹心结解晤开》《日落西山晤晓归》《两人交情莫透风》《妹若有情应一句》《莫作杨梅暗开花》《唱个情妹对情郎》《山歌十大字眼从一到十》等。

  传承谱系

  主要代表性的歌手有:

  代  序 姓  名 性别 传承方式 备  注

  第一代 池  桂 男 家传 已过世

      何九妹 女 家传 已过世

  第二代 池  生 男 家传 已过世

      罗云珍 女 家传 已过世

      曾长娇 女 家传 已过世

  第三代 池官华 男 家传 现年67岁

      叶恩麟 男 家传 现年69岁

      张  平 男 家传 现年65岁

      叶金生 男 家传 现年70岁

      叶若林 男 家传 现年73岁

      廖玉莲 女 家传 现年69岁

      廖四娇 女 家传 现年68岁

  代表性传承人

  1.池官华:男,现年68岁,有石岩客家山歌王称,居石岩街道塘头社区新村。

  2.廖玉莲:父,现年69岁,有石岩客家山歌后之称,居石岩街道罗租社区。

  主要特征

  石岩客家山歌基本是四句和五句七字体,第一、二、四句押韵,和所有客家地区的山歌一样,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逐渐形成了自己的地方风格特点。

  1.石岩客家山歌歌体结构形式较整齐划一,山歌中的格式和闽、粤、赣、桂、湘、川、台等地区大体相同.基本足四句和五句七字体为一首山歌。

  2.韵律也是平平仄仄的声韵为基调。

  3.歌词多以当地客家人日常生活中的口头语言,生动、形象、风趣,往往以物抒怀,真情实景,寓情于景。如“大树头下风过流,肠断正(才)知眼泪流”,以景物寓意,借词寓意揭示出男女放牛青年从相恋到离别时的内心痛楚。

  4.每首客家情歌的唱腔以地方客家话行腔,体现了情歌的委婉、深沉,把对爱情的执著追求,纯朴而深刻地表现在装饰音上。

  5.歌词直抒胸意,石岩客家山歌最大特点在于开口直奔主题,男方往往以“妹”字作为引子(俗称山歌号子),邀请对方来对山歌,或自叹自唱,接着就是抒发歌者的真实想法。歌词运用得生动、巧妙,这“妹”字不但是歌曲的引子,又是语句尾音的歇后语衬词,甚至成了每一语句开头和结尾都可随心灵活多用的中心衬词,贯串情歌全曲。

  重要价值

  一、历史价值

  石岩客家山歌是客家山歌的一种,是我国民歌园中的一朵灿烂绚丽的奇葩,它出于客家民系,涵载着当地丰富的风情民俗,富有浓厚的生活情趣和乡土气息。对研究客家先民一千多年前的先后五次大迁徙过程中,长期以来与当地人相处、互相取长补短、与南方各地的土语山歌互相混化与影响的历史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二、文化价值

  由于石岩客家山歌是在当地的阳台山下产生的,常出现在深山密林或田野山坑,为求传得远听得清,一般音调高扬,声音绵长。其最高音往往在第一句中就出现,起到先声夺人或呼唤的艺术效果,然后逐渐下行至主音结束。这对研究古代音乐及客家山歌音律艺术的特点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石岩客家山歌除了它优美动听的旋律外,最重要的还是它语言的特点,曲调抒情奔放、细腻缠绵、风格独特,语言朴实而又不失技巧,这是很多人喜欢客家山歌、研究客家山歌的主要原因之一。

  三、社会价值

  据多位老人回忆说,石岩客家山歌不论是在什么时代部发挥了号召民众鼓舞斗志、凝聚人心、战胜困难或改进思想的巨大作用。因石岩客家山歌而结缘或化解仇怨的事在历代石岩民间传说中屡见不鲜,据说有许多老一辈客家人的婚姻也是用客家情歌来牵线搭桥的。由此可见,石岩客家山歌为团结当地居民及海外同胞,为创建社会的和谐、稳定和安宁,产生过广泛而深远的社会影响。

  濒危状况

  随着生活的改变,时代的变迁,以及多样文化娱乐种类的发展,尤其是改革开放后的深圳,当代年轻人随着新时期社会形态、社会风情、思想观念的更新,艺术的表现形式多样而新颖,对传统的客家山歌却越来越不太了解和不易接受,山歌这片园地已渐渐变得无人问津,只有极少数老年人时会自娱自乐,唱些有关生活情趣方面的山歌。如今,村子里会唱或者喜欢唱客家山歌的人年纪最小的也已经67岁了,石岩客家山歌正面临着失传的尴尬困境。

  保护内容

  1.对《客家山歌》口传吟唱进行真实、全面、系统的记录、录音、录像等手段给予保护,井妥善保存。

  2.对有重大影响的代表性传承人给予重点保护,同时注重加强培养青少年客家山歌歌手,使客家山歌后继有人。

  3.利用报纸、广播、电视等传媒对客家山歌进行广泛宣传,使客家山歌更加深入人心,激发青少年对客家山歌的兴趣爱好。

  4.申报石岩客家山歌为文化遗产名录,分级保护。

  已采取的保护措施

  考虑到客家山歌后继无人的处境,近年来,石岩街道办鼓励、支持退休干部叶恩麟先生用5年时间收集整理了300余首客家山歌,并将歌词收入为其出版的个人专辑——石岩人文丛书之一《闲雅集》中。

  从1996年开始,石岩街道办利用每年一届的羊台之光文化节增加“客家山歌比赛”的内容,激发青年唱客家山歌的积极性,使客家山歌能继续传承下去。

  石岩塘头社区居委会还将“石岩山歌之王”池官华安排到居委会活动中心工作,使“山歌之王”有更多的机会和时间到社区传唱。

  2007年,石岩山歌被列入宝安区首批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深圳市首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和广东省第二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版权所有:深圳市史志办公室 未经允许 不得转载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上梅林林丰路2号深圳档案中心B栋4楼
联系我们:0755-88123127 邮箱:szb@sz.gov.cn